百度分享加载中

白衣可以说法吗?

作者:照灯法师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灵岩灯   时间:2018-06-25 14:52:59

  一、僧人和白衣的本分 (“白衣”,指俗人、在家人、居士。)

  僧人的本分:依法修持,宏传佛法,让三宝住世,利益众生。

  居士的本分:以财力、物力等护持三宝、寺院,修学佛法的同时帮助僧人完成本分事。

  佛陀入灭后,佛教的道场,要由僧宝来住持,佛教的经典,要由僧宝来保存、宏传,迷途的众生,要由僧宝来接引。

  三宝之中,虽以佛为最尊最贵,法为最高最胜,却以僧宝的地位最重最要

  无论正法时期、像法时期、还是末法时期,均以僧为内护,居士为外护,即僧属住持位,居士属护持位。

  出家、在家如鸟的双翼、火车的双轨,相辅相成,分则两伤,合则两美。

  而且,僧宝是佛教的象征、三宝的代表和核心(佛己入灭,法不自宏,全赖僧宏),僧在佛法在,僧灭佛法灭。

  所以,僧人和居士,唯有各自守分尽分,才能让正法久住、佛法常兴。

  二、白衣可以讲法吗?

  白衣讲法,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居士只能以交流的的形式和同道研究、探讨佛法。

  第二、居士必须征得僧人的同意,才能讲法。(僧人必须善知法义,不能为了名利,妄请无知白衣说法,这样会令佛法毁灭,罪过无边,堕落难出,而且应知佛法宏扬本在僧,白衣依僧团学法才如法。)

  第三、居士不能冒用僧人讲法的仪式,如:迎请、拈香、登高坐。(只能平坐)

  第四、居士与僧交流佛法,先顶礼僧人,然后说法,而且不能视僧为学生或兄弟。

  第五、居士不能以师自居,收纳徒众,因为,护持佛法,均以三宝为师、三宝为归。

  第六、居士讲法,要引导大众归皈、护持三宝与寺院,恭敬佛法僧。

  以上六条,是根据佛制戒律、佛经和祖语,归纳总结所写,希望出家、在家,遵照奉行。

  否则,就会不断出现当今乱相,大众心中只有某某居士、“老师”,没有三宝,也不知护持三宝,而且模仿僧团募捐、经忏……

  这些行为,违律犯罪、破三皈戒体,失佛教徒身份,分裂三宝、破坏佛法,看似宏法,实是灭法,必堕恶道,求出无期。

  关于这些,我们可以进一步祥细学习。

  三、祖师开示

  印光祖师开示:“今时当末法,在家居士,作与同道演说研究,固无不可。若必照讲经仪式,乃出家法师之事,居士行之,即为僭越。立演说,也不合宜,殊失重法之意。”(《印光法师文钞》复章缘净居士书)

  注:“僭越”,指超越本份,有“冒充”义,如白衣冒用僧人讲经的仪式。

  蕅益大师在《灵峰宗论》中说:“须达多之初闻佛名,夜趋见佛也,甫闻说法,即证三果,已入胜义僧宝数矣。既而造精舍于祗桓,供佛及僧,凡新出家未知佛法者,须达多日为教授,必礼出家人足已,然后说法,宁惟不敢以教授师自居,不敢以兄自居,并不敢以弟自居,而兄视新出家人也。

  罗睺罗之出家也,以舍利弗为和尚。均提之出家也,亦以舍利弗为和尚。罗睺为比丘,均提尚为沙弥,不闻其称罗睺为兄也。则住持三宝之体最严,亦犹朝廷之礼故也。朝廷无礼法,上下不辨而天下乱,佛法无律仪,七众不辨而化道绝,可弗辩乎?

  可见,给孤独长者,已证三果阿那汉,但教授新出家不知佛法的僧人,必先顶礼后才说法,而且不升座(坐僧旁),不敢以教授自居,不敢视僧为学生或兄弟。

  三果圣人,都要这样,何况凡夫居士?

  罗睺罗与均提,都礼尊者舍利弗剃度出家,本是同门师兄弟,但罗睺罗为比丘时,均提还是沙弥,均提也不敢称罗睺罗为师兄。

  须知,住持三宝的规矩很严格,如国家的礼法,身份职责不分,就会天下大乱,佛教不依戒律威仪,就会毁灭佛法。

  蕅益大师又说:“白衣说法,此诚无过亦非佛法衰兆,倘称白衣为师,则大成非法,真衰相矣。

  白衣说法,不算过错,也不是佛法的衰相。

  如果拜白衣为师,就是真正的佛法衰相,很不如法。

  因为,三宝才能称师。

  四、佛教乱相

  《法苑珠林》一书,揭露佛陀涅槃后,白衣和僧人的不法乱相,会导致佛法毁灭,这些白衣、僧人和痴迷大众,最终都会堕落地狱,求出无期。

  原文如后:“又《大五浊经》云:‘佛涅槃后当有五乱。(佛陀涅槃后有五种违背佛教戒律、经法的混乱现象。)

  一者当来比丘从白衣学法。世之一乱。(出家人跟居士学佛法,僧人、白衣无知。)

  二者白衣上坐比丘处下。世之二乱。(藐视三宝,目无尊长,僧人、白衣无知。)

  三者比丘说法不行承教。白衣说法以为无上。世之三乱。(出家人讲法不接受;觉得白衣说的很好,因为白衣惯用五欲、附体怪异,进行误导和引诱。)

  四者魔家比丘自生现在。于世间以为真道谛。佛法正典自为不明。诈伪为信。世之四乱。(魔僧不喜不解不宏佛经,喜欢乱解佛经、宣传世间法、外道法。)

  五者当来比丘畜养妻子奴仆治生。但共诤讼不承佛教。世之五乱。(僧人畜养老婆孩子保母,僧人之间,相互斗争,不依戒依法修行。)

  今时屡见无识白衣。触事不闲。诈为知法。房室不舍然为师范。愚痴俗人以用指南。虚弃功夫终勤无益。未来生世犹不免狱。故智度论云。有其盲人。自不见道妄言见道。引他五百盲人。并堕粪坑。自处长津焉能救溺。’”(无知白衣,对佛法不懂装懂,欺骗大众痴迷亲近,以盲引盲,最终同堕地狱,求出无期。)

  五、佛经教诲

  《仁王般若波罗蜜护国经》:“比丘地立,白衣高坐……都非吾法,当知尔时正法将灭不久。

  《佛说梵网经》:“菩萨比丘地立,白衣高座,广行非法,如兵奴事主。

  解:“比丘站立,白衣高坐”,不如法,离灭法不久。

  《佛说梵网经》:“若佛子。常行教化起大悲心。入檀越贵人家一切众中。不得立为白衣说法。应白衣众前。高座上坐。法师比丘不得地立为四众说法。若说法时。法师高座。香花供养。四众听者下坐。如孝顺父母。敬顺师教。如事火婆罗门。其说法者。若不如法。犯轻垢罪。

  解:佛弟子,经常教化众生,以大慈悲心为怀,到白衣贵人家里,不能站立为大众说法,应登高坐上坐说法。

  (注:经文中的“佛子”,指的是出家人。该经,历来是出家人受持的菩萨戒,有些戒条唯出家人才能守持,比如不淫戒……笔者看了许多律师的注解,均这样说明。有邪见人,引此作为白衣高坐的依据,实为可怜悯者。)

  住持佛法的是比丘,法师比丘这里指的是菩萨,法师比丘不能站立为四众说法,上面是为白衣说法,这里是为四众说法。(“四众”,指出家众与在家众。)

  说法时,法师高坐,香花供养,四众下坐听法,如孝顺父母一样恭敬顺从法师教诲……如果说法的人,不这样做,犯比重戒轻一等的戒罪,就是玷污净(戒)行的意思。

  以上是说法的仪式,就是为了尊重法,讲者听者,依仪重法,才能令大众重法,从而实修实证佛法。

  所以,法师讲法,要请法。佛说法,很多场合都要请佛才说,佛不是无缘大悲吗?做不请之友,干嘛要请呢?就是为了尊重法。

  《佛说优婆塞戒经》:“若优婆塞受持戒已,僧若不听,说法赞叹,辄自作者,是优婆塞得失意罪,不起、堕落、不净、有作。

  解:如果居士受持在家菩萨戒后,僧人不听许(允许)讲说赞叹佛法,就自作主张,讲说赞叹佛法,这位居士就犯了丧失道意的罪,不会生起善法,必定堕落恶道,戒行己不清净,已经造作生死、轮回、受苦报的业因。

  《佛说优婆塞戒经》:“若优婆塞受持戒已,四十里中有讲法处不能往听,是优婆塞得失意罪,不起堕落不净有作。

  解:如果居士受持在家菩萨戒后,知道四十里内有法师在某处讲说佛法,不前往听讲(除有病、或者所讲是邪法),这位居士就犯了丧失道意的罪,不会生起善法,必定堕落恶道,戒行己不清净,已经造作生死、轮回、受苦报的业因。

  《佛说五戒相经》:“尔时净饭王来诣佛所,头面礼足,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欲所请求,以自济度,惟愿世尊,哀酬我志。’

  佛言:‘可得之愿,随王所求。’

  王白佛言:‘世尊已为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制戒轻重;唯愿如来,亦为我等优婆塞,分别五戒可悔、不可悔者,令识戒相,使无疑惑。

  佛言:‘善哉善哉,憍昙!我本心念,久欲与优婆塞分别五戒,若有善男子受持不犯者,以是因缘,当成佛道。若有犯而不悔,常在三途故。

  尔时佛为净饭王种种说已,王闻法竟,前礼佛足,绕佛而去。佛以是因缘,告诸比丘:‘我今欲为诸优婆塞,说犯戒轻重可悔、不可悔者。’”

  可见,佛父净饭王,祈佛讲说五戒,佛没有直接对净饭王讲,而是等净饭王走后,向比丘宣讲。

  须知,七众戒法,如来都在比丘中结集,是因比丘为七众中尊,佛法藉僧宝而立。

  如来欲令,六众从比丘学戒,戒为无上菩提本,如果不持戒,修任何法门,都成佛无望,如大树无根、杯子无底、良种无地。

  所以,白衣说法,必须依佛制戒律、佛经、祖语做,才能得到佛法利益,否则求升反堕。(参考自《五戒相经笺要集注》)

  注:“七众”,指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尼、优婆塞(男居士)、优婆夷(女居士)。

  六、驳邪见

  (一)某法师极力鼓动居士上台讲经,并说白衣讲经,出家僧人也要顶礼。

  白依说法,必须遵照戒律、佛经、祖语所示,登座都不如法,何况受僧人礼?更何况佛制僧律,有僧不拜俗的明文。

  就凭这句话,足以证明这位法师是乘愿再来的邪魔,这也正应了《楞严经》预示,末法之时多有魔人,身穿袈裟,颠倒说法,灭我佛教。

  (二)有无知人,依《维摩诘经》中,二比丘礼维摩诘居士为据,认为白衣说法,僧要礼拜。

  明旷法师《天台菩萨戒疏》:“若净名经中时二比丘礼维摩诘足乃是闻法致敬,法华经中不轻菩萨礼拜四众盖是观性平等表示法身。忘犯利物,非佛所制,此中乃是菩萨恒式,不得妄引他文,言佛制礼俗。”

  解:在《维摩诘经》中,两个出家人顶礼维摩诘居士,这是出家人听维摩诘居士讲说佛法之后,相当高兴,忘了戒律,所以顶礼居士,也犯了戒律。

  《法华经》中,常不轻菩萨观佛性平等显示法身,利益众生,忘犯戒律,所以礼四众弟子,这不是佛规定的,是菩萨做的。

  不能够引用这两个例子,就说佛允许出家人顶礼居士,这是违背佛制戒律的、是灭法的恶行、是造罪随落的恶业。

  智圆大师《维摩经略疏垂裕记》卷第六:“迩世庸人或滥请邪解。或苟求财利屈其法服礼彼白衣。谓彼道亚净名。谓我希风新学污辱缁伍违犯律仪。真法灭之相也。自谓思齐圣踪。谬以千里。慈恩云。新学无知礼维摩足。岂慈恩不晓忘犯荷法之意耶。盖垂儆于末世薄夫耳。”

  解:近世出家愚人,或请邪师乱解佛经,或为了钱财利益,穿着袈裟顶礼居士说:“你们讲的法,仅次于维摩诘居士所讲的法,我要向《维摩诘经》里面的两个出家人学习,来顶礼你们居士。”

  这种做法,污辱了僧团,污辱了出家人,违反了佛制戒律,是真正毁灭佛法的现象。

  自认为“我做的对,我是跟着圣人学,跟着佛经学。”哪里知道错得一踏糊涂——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慈恩(窥基)大师说:“新学无知礼维摩足”,新出家的人无知(不懂戒律),顶礼维摩诘居士。

  窥基大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两位出家人,因为听经欢喜入神,忘了戒律,所以顶礼维摩诘居士,纵然忘了,也要批评两位出家人犯戒的罪。

  为什么要批评呢?

  因为要警醒末法时期的出家人,不犯同样的错。

  另外,上述所说的《维摩诘经》,是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的译本,他译经的方式是义译——言简义丰。

  另一个译本是唐三藏法师弦奘译的《说无垢称经》,他译经的方式是力保梵文原样——原文原义。

  维摩诘,是东方金栗如来化现的居士,他为舍利弗等罗汉弟子讲法,都要先顶礼然后才说法。

  古佛示现的维摩诘居士,都这样重法、敬僧,何况凡夫的居士?

  这些内容在《维摩诘经》里省略了,在《说无垢称经》中有记载,现照录如下:

  “时舍利子(即舍利弗)白言。世尊……时无垢称(维摩诘)来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

  “时大目连白言。世尊……时无垢称(维摩诘))来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

  “大迦叶波白言。世尊……时无垢称(维摩诘)来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

  (三)维摩诘居士,不是任何人能模仿的。

  《维摩诘经》记载:维摩诘示现生病,释尊令各罗汉、菩萨,前去探望,多以曾被维摩诘居士呵斥致“哑口无言”为由,不敢前往,最后以文殊菩萨为代表组团,前往探病说法。

  当知,罗汉、菩萨的“哑口无言”(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因为法性无相,不垢不净,言思道断、动念即错。

  这些既是示现,也是表法,同时通过文殊菩萨与维摩诘居士的问答,显示无上的实相妙法。

  很多白衣推崇《维摩诘经》,不是学习维摩诘居士所说的诸法实相的不二法门;不是学习维摩诘居士借十方世界最高广庄严的狮子座三万二千入于丈室等的神通妙用;不是学习金栗如来化现居士身的维摩诘,讲经依威仪,尊重佛、法、僧,而是要以维摩诘居士为榜样作晃子,打击僧团、轻慢僧众、颠倒说法、分裂三宝。

  这是愚痴、罪过的灭法行为和堕落恶业!

  最后,希望出家、在家的佛教徒,依各自身份,依戒律要求的讲经仪式,或讲经说法,或认清佛教乱相,护持三宝,正信正解正行佛法。

  • 上一篇:浴佛仪轨
  •   下一篇:戒律与修行的关系
  • 本篇有 人阅读
    • 最新图文
    • 推荐信息
    • 热门信息
  • 读完该文,您的心情如何?